黄药师:后半生,我就只研究这一套武功

作者:阿川 发布时间:November 26, 2016 分类:心情随笔 点击:5141


黄药师经常说一句话:“我没有徒弟”。

每次说起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表情总是很倔强。

他是真没有徒弟吗?见鬼咧。其实东邪西毒南帝北丐,四大宗师里,就数他的徒弟多,足足有六个:陈、曲、梅、陆、武、冯。

曾经,在桃花岛上,他们亲如一家地生活,就像孔子和他的弟子们一样。

他威仪而严肃,但偶尔也开开玩笑。当时有一个绝对,叫“琴瑟琵琶,八大王一般头面”。黄药师就对了一个“魑魅魍魉,四小鬼各自肚肠”,来调侃身边四个徒弟。

三月,当春服做成的时候,他们一起游岛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关系很融洽。他吹起新谱的《碧海潮生曲》,徒弟们有的认真听着,有的开小差,互相递纸条,一片欢闹景象。

直到那一天,一切都结束了。

有两个递纸条的徒弟真的搞在了一起,私奔了。私奔也罢了,还捎带手偷了老师压箱底的宝贝教案——《九阴真经》。

黄药师暴怒:这本教案,老子都还没吃透,还根本没打算开这门课呢!你就偷?你们是多差学分?

失去理智的他,做了一件很无厘头的事:把剩下的四个徒弟打断了腿,一人发一对拐,赶出岛去。

我一直不能理解这事:一个班级上,班长和学习委员私奔了,老师却把劳动委员打断了腿。冤不冤?

从此,桃花岛冷清了下来,课桌、板凳都积了灰,黑板报也永远停留在了上学期的样子。教室里,只剩下黄药师清瘦的身影。

“我没有徒弟!”他开始有了这句口头禅。


那几个残疾的徒弟,拄着拐,踽踽而行,各奔东西。

曾经,老师给他们每人发了个笔记本,扉页上写着寄语,都是些“冲霄”“飞神剑”“风行万里半天下”“纵横”之类。

现在他们把本子藏了起来,不忍心再看了。还纵横个什么呢?上炕都费劲。

那个叫曲灵风的徒弟,本来“轻功神妙,劈空掌凌厉绝伦”。

可眼下,他只好去临安乡下开了个小酒店,每天坐在门边的小板凳上发呆。世上再没有了曲灵风,只剩下跛子曲三。

那个叫陆乘风的徒弟,“武术精湛,兼擅奇门遁甲异术”。

现下他去买了块地,做起了寓公,外号“五湖废人”,整日“坐在椅上,行动不得”,被家丁抬来抬去。

还有一个最小的徒弟冯默风,只有十几岁。他流落江湖,最后到苏北乡下,开了个作坊,做了铁匠。

大海对岸,黄药师并不知道徒弟们的下落。他也不肯去打听,以免显得自己后悔。我是谁啊,我可是从不后悔的黄老邪。

我武功高,我天赋牛。我文韬武略,博学多才。我懂琴棋书画、医卜星相、经史子集、农田水利。我在一根弦上就可以弹你们七根弦都够呛能奏的曲子。

我这样的人做过的事,对也好,错也好,能后悔吗?哼哼,那不是要被人笑死吗。

那几个不成器的徒弟是死是活,练不练得成武,出不出得了门,关我什么事呢。谁说我记挂他们了,你没看我正开心地喝酒吗?


渐渐地,十多年过去,黄药师也慢慢老了。

他虽然还是“形相清癯,湛然若神”,但额头眼角,仍悄然多了不少皱纹。

仆人们发现了一件事:他开始把自己关起来,整晚整晚地用功,好像在闷头研究着什么,小屋子里彻夜亮着灯。

这老怪是要干嘛?总不是要考研吧。仆人们嘀咕着。

是在研究新的武功吗?有可能。天下四大宗师里,要说创新型人才,黄老邪是头一号。从落英神剑掌到旋风扫叶腿,他这一身神功,多数都靠自己独立发明。

可最近几年,他把自己关起来,却又没见有什么新武功问世。

“我知道,他是在抄《王重阳真人语录》吧?”“他也服软啦!要向全真教认怂啦!”仆人们窃窃私语。

终于,这一天清早,曙光刚刚升起,晨风送来鸥鸣。书房中,黄药师铺开两页薄纸,一板一眼地写起字来。

一个个都是蝇头小楷,遒劲挺拔,全是各种练习下盘武功的心法。

两张纸写满,他叠好了揣进怀里,驾了条小舟,向西而去。朝霞从背后射来,在前方海面投下长长帆影。

二十年来,这是他第一次离开桃花岛。


看过小说的都记得,他这一次离岛,是去找黄蓉。

但还有一个原因,他打死也不肯说,那就是去找徒弟。

曲灵风、武眠风、冯默风……这些徒弟像是人间蒸发了,一点消息都没有。最后他找到了陆乘风——只有他有土地,有大房子。

看见师父突然出现,陆乘风瞬间忘了自己是残废人,要想奔过去,结果一交仆倒。

师父,那么多年过去,终于又可以当面看你耍帅了。

黄药师呢?扶徒弟起来?作点亲近的表示?给点久别重逢的问候?说上几句:乘风,你孩子都那么大啦……?

然而什么都没有。书上写到,黄药师的表现特别有意思,是“白了他一眼”。他永远要那么傲娇冷酷。

白眼翻过,他又淡然地说了句 “这个给你”,右手轻挥,两张白纸飞到徒弟手中。

只听黄药师用最平淡的语气说:你的腿,要完全恢复怕是不行了。

但是如果照这门功夫练,几年之后,就可以扔掉拐杖走路。想出个门、溜个弯、会个朋友,多半要方便一点吧。

原来,这就是黄药师这些年闷头研究的东西,一门专治断腿的功夫。

“记住,它叫《旋风扫叶腿》。”他说。

“可是……师父,旋风扫叶腿好像不是这样的啊!那是你的老牌武功啊。而这一门,是新武功,完全不一样啊。”陆乘风很纳闷。

黄药师面无表情:我说是旋风扫叶腿,就是旋风扫叶腿!

这套治腿的武功,当然是我新创的。要是不用一个旧名字,怎么遮掩啊?大家都会看出来我后悔了,要弥补过错。那我会被人笑死的啊!

离开的时候,黄药师又似乎不经意地叮嘱陆乘风:

把你那三个残疾的师兄弟都找来,把这门功夫传给他们,让他们也可以走路。

有趣的是,就在这次见面之后一小会儿,黄药师遇到郭靖,要打架,口头禅又来了:

“我只好自己接你几掌了,我没有徒弟!”


黄药师的后半生,在很多年里,就只研究了这么一套武功。

他遮遮掩掩,心思却只有一个:让徒弟们不用再宅了,可以更轻松愉快地走走路、出出门。

让陆乘风去环着太湖走走,让曲灵风能去钱塘江边转转,让冯默风能到附近的大胜关,去吹吹风。

标签: none

添加新评论 »